+123 456 4444

从《失乐园》中浅析日本樱花精神与婚外情现象

  在渡边淳一的代表作《失乐园》中,男主人公久木是一名出版社的编辑,居于公司的中枢,然而在他五十三岁那年,却在一夜之间,不仅没得到升,还丢掉了出版部长一职,工作非常消极的久木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过真正的爱情。女主人公凛子是一位书法老师,表面看似温柔端庄的凛子,实质是一位内心炽热的执着女性,她的丈夫是一家医院的主任医师,由于在性生活上对凛子特别冷漠,导致了夫妻关系极其麻木,凛子对丈夫彻底了丧失了对丈夫的爱情。为什么久木与凛子能在这样的背景下,不顾社会的婚姻规则,燃起了情爱的火花呢? 
  一、日本社会中的婚外情观念 
  日本情爱小说大师渡边淳一也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不伦是日本的文化,丰富着日本人的感情生活。”日语中,把婚内的出轨行为称为“不倫(ふりん)”。在当今日本社会中,像《失乐园》中这种婚外情现象不仅能得到相当的容忍,还成为了一种司空见惯的事。日本关于婚外情的电视剧题材颇多,例如最新的日剧《昼颜工作日下午三点的恋人们》中,吉濑美智子所饰演的泷川利佳子,虽然拥有着令人艳羡的家庭,却喜欢上了北村一辉饰演的落魄画师。 
  在世人印象中,日本女性给大家的印象,往往是温顺,乖巧,似乎在日本家庭中就是典型的男尊女卑。在对待老公“出轨”的问题上,日本女性表现出相当的包容,但是她们真的对丈夫恭恭敬敬,百依百顺吗?实际上,日本女性在包容丈夫的同时,也认为自己有和丈夫拥有同等的“出轨”权利。所以在日本社会中,婚外情并非世人所想的那样,为男性所特有。在描写日本8年代主妇的不伦欲望的小说《情事》中,女主人公作为一个主妇,摆脱了“母亲”,“妻子”这些称谓的束缚,尽情的享受着婚外情所带来的快感与喜悦。另外,根据日本一家杂志对身为人妻者进行问卷调查,其中没有子女的主妇有85%的人想拥有外遇,更有甚者认为无论是主妇还是妻子,都应该有自由享有恋爱的权利,丈夫只是生活上的同伴。”由此,也看出了日本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以及更加注重自由的权利。 
  二、《失乐园》中的樱花精神 
  在《失乐园》小说一开始便体现出了对樱花精神的追求, 作者对女主人公凛子神态与内心展开了细致的描写‘“好可怕……。” 久木听了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动作,悄悄窥视着凛子的表情。 久木宽阔的后背覆盖了凛子那纤巧而匀称的身体。 透过床头昏暗的灯光,只见凛子紧蹩着眉头,眼睑微微颤动,像是在哭泣。 凛子正临近快乐的巅峰,她的心灵和肉体已经挣脱了一切束缚,一步步沉入了愉悦之中。’文中刻画出了凛子在身体到达高潮时,突破了肉体的桎梏,在精神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那么究竟什么是樱花精神呢?日语中有词谓“花吹雪(はなふぶき)”,意指樱花被风吹拂,飘落的花瓣犹如大雪一般。樱花花期短暂,骤然开放,又于瞬间美到极致而凋落。日本人的这种易逝绚烂的樱花精神,从《平家物语》中所写的“诸行无常,盛极必衰”便可窥见一斑。另外在日本古代,武士常以樱花自喻,日本武士死前为了维护自身的尊严,往往选择剖腹自尽。日本人认为剖腹不是一种残忍血腥的自杀方式,而是一种身为武士的气节与尊严的体现,是自我的一种解脱,是在追求瞬间生命的闪光,试图在死灭中寻求生命的永恒。他们甚至认为剖腹自尽造就的死,是一种完美的“生”。在小说《挪威的森林》中,作者村上春树便写道“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这种极致而绚烂的樱花精神,体现了日本人内心对生命须臾的辉煌的崇尚和向往,同时也象征了日本的国民性。 
  三、爱到极致后的永恒 
  虽然在小说《失乐园》中有大量的情爱场景描写,但是作者渡边淳一却以干净,纯洁,唯美的笔触来描绘双方灵魂与肉体的结合。渡边淳一说,“我一直认为这是小说中最难写的部分,写得不好就成了猥琐、下流的黄色小说,只有对此有深刻理解,同时具备写作能力的作家,才能把此情此景的美写出来。” 
  渡边淳一在《爱的流放地》中写道“爱就是欲望,欲望就是死亡,也就是死神。就像因为有死亡,艺术才会存在一样。正因为有死,人才会去爱。爱由死亡来完成,升华,乃至无限。”在渡边淳一写的另一部小说《泪壶》改编成的电影中也体现出了这句话男主人公雄介在妻子愁子死后,把愁子的姐姐朋代当成了替代品,二人陷入了痛苦,纠葛,甜蜜,折磨的感情中,最终选择用死亡来换取永恒的爱情。 
  在《失乐园》中,作者特意在久木和凛子的谈话中插入了一篇昭和时代的故事艺伎阿定爱上了已有家室的石田吉藏,与其屡屡在旅馆私会。最后阿定杀死了石田吉藏。在最后被捕的时候,阿定身上有三封遗书。其中一封是给吉藏的。上面写着‘我最爱的你死去了,你终于完全属于我了,我马上就去找你’。” 这次谈话,为后来结局中二人选择用死亡来追求最极致的爱情,暗中埋下了铺垫。 
  作者在文中用男性视角多次描写了男主人公久木在妻子与情人之间产生的纠结与自责久木和凛子结束了一夜之宴,快乐越深,其后袭来的空虚感愈甚。欢爱之后,除了感官的满足外,一无所得,留下的只有懊悔。 为什么这么做呢?应该适可而止的,久木反省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同时又庆幸有凛子和自己作伴。 面对社会的舆论和对家人的亏欠,两人虽然产生过心灵上的忏悔与自责。但他们更害怕爱情随着时间而消弭殆尽,所以在小说末尾两人就这样怀着对人生的无限执着与留恋,开始共同赴死,”“现在再也没有可惧怕的了,一直朝着极乐世界飞奔就可以了。”死后,二人仍紧紧拥抱在一起,极难分离。并且留下的遗书上还写着“请原谅我们最后的任性。请把我们两人一起下葬,别无它求。”可谓爱到极致便是毁灭。 
  作者在小说最后,让二人选择了用死亡来诠释彼此间这种极致的感情。但在此处,死亡并不是一种结束形式,而是从肉体升华至精神最后到达顶峰的一种状态。久木与凛子在肉体与灵魂结合至巅峰处死去,借此来达到情爱的永恒。这便如樱花一般,美至极致处凋谢,却在精神上实现了永存。 
  参考文献 
  1 (日)不详平家物语,申非 译。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12. 
  2 (日)渡边淳一 .失乐园,竺家荣 译。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14.6. 
  3 (日)渡边淳一 .爱的流放地,竺家荣 译。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212.8. 
  4 (日) 渡边淳一 .祝子平 译.泪壶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1.9.